?
溫州 > 資訊 > 社會熱點 > 正文

解密哀牢山搜救:當地現強磁場干擾

2021-11-25 11:11?出處 綜合紅星新聞央視

  云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會長胡文琨帶領了重裝突擊隊參加救援,解密哀牢山搜救過程,遇難的地質工作人員可能遭遇當地現強磁場干擾迷路,失溫仍不知道危險。

  按理說,這4名地質工作人員野外生存能力極強,經驗豐富,但是,他們擁有RTK裝備和衛星電話,在沒有遭遇來不及求救的危險情況下遇難,這不是經驗豐富,這是死于經驗主義,死于過度的自信,網友認為,這4人根本沒有什么實質的經驗。

  11月22日,據普洱市失聯人員搜救聯合指揮部通報,此前失聯的4名地質調查人員,于11月21日被搜救隊伍發現時已不幸遇難。11月23日21時50分,4名失聯人員遺體已移交失聯人員單位。

  11月20日,云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曾派遣24名搜救人員組成3支重裝穿越小組,計劃在無補給的情況下,連續5天長途跋涉進行搜救。他們選擇的道路與遇難者被發現的地方僅相隔一條山脊。

解密哀牢山搜救:當地現強磁場干擾
↑搜救人員發現的失聯人員的雨衣碎片。圖據央視新聞

  云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會長胡文琨帶領了重裝突擊隊參加救援,他向紅星新聞記者詳細講述了救援過程。

  “我們指揮部在測量該地的磁場時發現,救援地的磁場是四川黑竹溝磁力強度的兩倍。”胡文琨認為,失聯疑主要是受當地的磁場干擾造成迷路,在遇難者自身沒有認知到危險的狀況下,發生了失溫意外。“在事故發生前,四名調查員可能還在尋找工作點樣地,他們個人認為還沒有產生危險,所以沒有打開裝備發出求救信號。”

  24人重裝隊伍曾做好長期搜救準備

  紅星新聞:這次派遣去哀牢山救援的重裝突擊隊是怎么組建的?

  胡文琨:我們帶領了三支重裝隊重裝突擊隊去哀牢山救援,因為這次搜救的道路非常艱難,在執行任務過程中,隊員也會發生摔倒、羅盤方向受到干擾等情況,所以隊員都是從云南省登山戶外運動協會中,挑選出搜索技能和自我保護能力強的成員,組成8人一隊展開搜救任務。

  重裝的意思是吃穿住行的裝備全套。因為重裝穿越基本上沒有后援,所以吃穿住行的裝備全要背在身上保障自己。這次重裝突擊隊按照五天的給養定位,配備有帳篷、睡袋、GPS衛星電話、做飯的反應堆、燃料氣罐、五天的食物、防寒保暖的衣物等。

  紅星新聞:重裝突擊隊進入哀牢山救援的情況如何?

  胡文琨:在昨晚(23日)九點五十分,遇難者的遺體被護送下山送至鎮沅縣。這次搜救任務中,重裝隊扮演的角色是遠距離搜索隊,搜救選擇的道路與遇難者被發現的地方相隔一條山脊。因為當時通過總部對現場的分析判斷,認為這個方向比較重要,考慮到各種機會都不要放棄,所以重裝隊就沿著這條山路往下搜索,大方向沒有錯,只隔了一個山溝。

  事故原因疑為迷路+失溫 未打開RTK或因未意識到危險

  紅星新聞:根據遇難者被發現的現場,您認為意外發生的原因是什么?

  胡文琨:通過對他們遺物的判斷,當時食物和汽油都還有剩余,所以根據我個人的分析,我認為主要是受當地的磁場干擾造成迷路,在遇難者自身沒有認知到危險的狀況下,發生了失溫意外。在外面的搜救過程中,電子羅盤和機械羅盤都有受到磁場干擾而紊亂。我們都是通過畫圖重新確定位置。

  而14-16號三天大雨,山上一下雨就起霧,容易迷失方向。所以當時四名調查員受大霧和羅盤指向的影響,沒有尋找到工作點的正確方向,在這個過程中,可能他們還在工作的狀態,沒有意識到發生危險,而失溫的發展又很快,所以在很短時間里,發生失溫意外。

  因為意外發生得比較突然,遇難者沒有表現得不好的狀況,而是呈現失溫者微笑的面部表情。四名遇難者相隔不遠,有兩個人并排躺在一起,一個人順著一個方向,另外一個人跟他們間隔10米左右。只有戶外失溫這種情況才會很快地把人的生命帶走。

  紅星新聞:遇難者都配備了RTK裝備(實時差分定位)幫助定位,但他們并沒有按下該裝備,您認為是什么原因呢?

  胡文琨:沒有按下定位裝置可能正是因為他們沒有意識到危險和問題。我們指揮部在測量該地的磁場時發現,救援地的磁場是四川黑竹溝磁力強度的兩倍。所以在事故發生前,四名調查員可能還在尋找工作點樣地,他們個人認為還沒有產生危險,所以沒有打開裝備發出求救信號。

  遇難者野外生存經驗豐富,救援難度巨大

  紅星新聞:您在看到救援現場和遇難者的照片后,您對四名遇難者有什么判斷嗎?

  胡文琨:四位遇難者一位是干部,三位是戰士。他們以前都是中國人民武警黃金部隊的戰士,最大的32歲,最小的是25歲。我們在這次任務中和他們的戰友一起搜救,戰友告訴我們,他們的能力非常強。他們主要負責林地調查、地質調查、冶金礦產等工作,至少有三年以上的工作經驗,在野外工作中積累了豐富的野外生存經驗。

  他們作為戶外調查的地質隊員,戶外生存能力比我們普通戶外愛好者強大得多,甚至在某種意義上比我們有些戶外專家都要強大。這也是為什么他們沒有帶那么多裝備的原因,因為他們野外生存經驗很豐富,就像獵人一樣。

  他們能認識云南山地95%以上的可以吃的東西,可以就地取材尋找食物和水源。說個小技巧,他們可以用冷水把袋裝的方便面煮熟,所以他們不會帶很多東西上山。剛好哀牢山在14-16號連下三天的大雨,大雨就會有霧,有霧就會容易產生意外,而這次失溫就是個意外。

  紅星新聞:在您從事的10多次救援行動中,您認為此次救援的難度如何?

  胡文琨:哀牢山的地質地形格外復雜一些,這一次測了他們的磁場,發現是四川黑竹溝磁力強度的兩倍。我們戶外運動協會成立有六七年了,組織了包括山地、洞穴等多次救援行動。今年哈巴雪山就有三次,蒼山有兩次,洞穴有一次,但從來沒有遇見過比這次大的任務。

  這次救援行動在中國來說都是最大的了,它的救援難度應該是排在第一。它和其它的救援不一樣,比如梅里雪山救援、泰國的洞穴救援和珠峰的雪崩,因為他們的位置比較明確,上山的道路比較簡單,指向性非常明確,所以救援很容易開展。

  但這一次是在幾十平方公里進行大范圍搜救,再加上遇難者沒有信號、沒有報警、沒有定位,沒有各種信息資源,救援全靠大海撈針。所以這次救援在世界山地救援史上,其難度都算大的。

作者:yujeu


    • 熱門內容
    • 網友熱議
    • 精彩內容
    ?
    聯系方法 - 招聘信息 - 隱私政策 - 網絡營銷 - 網站地圖
   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    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慕网